關於部落格
2006,我們遇見了生命的變化,

2007,少了一些人,多了一些人。

我們醒著面對生活,睡著了便哭泣

才能知道付出會有多少,有多少人關心

才能想望未來,不失去勇氣

給我母親、如玉
  • 1703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國原住民暨泰安鄉半程馬拉松賽

十二月二十日, 我們又要去跑半馬囉
雖然現在狀況很糟,
抱著玩樂的心態, 應該會硬著頭皮跑完......
希望如此...




回來再繼續寫下去......
......
...
.


好! 回來了, 照例跟羅馬旗打個招呼




是的, 又傻傻的跑來參加半馬,
照例的前一晚睡不著, 閉上眼千頭萬緒, 人生的跑馬燈一幕幕, 又開始覺得自己秀逗,
幹嘛老愛參加這種活動?!

當作自己假寐了兩小時, 五點十五起來準備, 六點上路,
禮拜六的清晨, 原來一高的車流已經繁忙,
走到聞名已久的72快速道路
( 之前國內唯二可上重機的快速道路,連結後龍,公館,汶水,大湖東西向一路往山裡行,
與新竹的68快速道路相當類似 ) ,
看到在前方層疊重山, 血液逐漸暖了起來.



起跑點停好車, 來到集合地,
現場恰在山陰, 溫度低, 也許只有14度, 適宜慢跑,
參加人數不多,只有半馬(將近六百人)與休閒組(約三百人),
國內慢跑社團來了幾個: 警愛跑, 大腳ㄚ,台中港, 興華國中校隊......
現場的集合與號碼牌發放過程相當紊亂,
甚至有人的號碼牌因為疏漏而無法領取,只能用下圖我右手中的小卡片做為號碼牌,
當然, 回到終點有些人已經搞丟了,相當容易發生的.
幸而我有領到, 只是一種kimogi,
此活動可能連記錄的公平性都會有些問題,
我想多數的參與者是為了自己的PB (personal best) , 或是當作第二天的ING暖身.



開始熱身, 忐忑不安, 只比太馬當時好一點點



上次太馬半馬的經驗,
溫度偏高(後半程超過20度),
體力不支 ( 慢跑時的齜牙裂嘴面目猙獰,如玉直說跑馬是一件痛苦的事 ) ,
加上初半馬的害羞惶恐,
逢人不敢打招呼, 觀眾熱情加油不回應......
回來之後, 深切自我反省,
練習份量未加重, 越近D day越是偷懶,
唯一加強的部分是





[ 微笑 ] [傻笑]  [ 開懷大笑 ] ,





是的!  就是給他笑下去啦
於是, 才發現練習時下顎緊縮, 臉部肌肉僵硬, 臨時想擠出笑容只有徒呼負負,
長時間下來, 跑完全程面目可憎, 還奇怪怎麼別人都是春風滿面, 高舉雙手衝過終點線,

練習路跑, 場地跑時, 我開始時常傻笑.......
因為沒人一起跑, 我開始自言自語......還帶著笑容......
哇, 在別人看來, 恐怕真得有點爬帶了,
可是看看下面這張照片,
我一直認為相當感人,

還有這位, 一路跑一路拍照, 令人好生羨慕的仁兄



鳴槍起跑, 前方精英選手蜂擁而出,
不喜歡爭先恐後, 跟在隊伍後面,
一度最後一名,因為一路緩上坡, 跑得慢當做熱身,
就像劉姥姥逛大觀園, 跑半馬對我仍很新鮮,
眼前的跑者, 有的像是跑經驗, 有人當作LSD, 倆倆並肩聊天,
有的穿著全套車衣, 有的穿社團服裝(興華國中好多人...),




出發時怕冷, 貼身排汗衣之外, 另加了短袖與短褲(參閱上上圖熱身照片),
約兩公里處遇到第一群在門口聊天的住民,
其中有一位大姐對我喊: [ 穿這樣太多了啦, 會熱~~ ]
我微笑揮手: [ 謝謝啦 ].




真的! 沒到十公里我就開始寬衣解帶....





有人跑得吃力, 有時我會為他加油打氣,
有一次似乎太熱情了,
一路緩上坡, 兩三公里後我開始恢復一般速度, 漸漸超越一些人,
在泰安大橋,
有一位大哥跑者(A)與管制交通的三位警察打招呼: [ 公司只有三個人報名咧, 我是第一名喔 ] 
一位警察: [ 這麼厲害! 加油喔 ]
轉彎之後, 繼續上坡,
A大哥對旁邊的水果攤阿姨說: [ 嘿! 好久不見! ]
水果阿姨: [ 嘿啊! 你也來跑喔 ]
此時約起跑後的45分鐘, 對面出現回程的領先選手,
A大哥拍手: [ 喔喔加油!! ]





接下來對面又跑過幾個領先群, 我跑到A大哥旁邊,
心想A大哥話多, 又是在地人, 應該可以問一下路況抬個槓,
我: [ 上坡很長咧, 前面都是上坡嗎? ]
A大哥吸了口氣, 比劃了一下: [ 前面轉過一個山, 就有下坡了 ] 
我: [ 謝謝 ] 
A大哥: [ 嘿 ! ] 
接下來A大哥喘了幾口氣, 我就沒再看過他了,
我想可能我破壞了他的節奏了, 對不起........







一路上我繼續破壞別人的節奏.........
是熱情的打招呼啦,
在錦水飯店前,
有五六位大姐 ( 或許是工作人員 ) 在門口為大家吶喊助威,
水果攤老闆熱情切好了硬柿, 跑過的一人一片, 大家都在喊加油加油~~
硬柿...........好甜好好吃,
補給站站都有橘子, 香蕉吃到飽,
經過折返點, 再次跑過錦水飯店,
我說: [ 阿妳們怎麼還在這裡~~ ]
大姊們: [ 等你啊帥哥~~ ]
我:  [ 囧rz ]







在十五公里的補給站, 

遠遠的看見媽媽們顧著路旁桌子,
產業道路中間,
有四五名原住民小朋友, 兩三各站一邊,
手上都拿著一杯手, 看到我們過來, 
約有二十公尺的距離, 就把杯水舉起來,
我開心的拍著手, 笑著跑近跟他們說謝謝,
他們仰著黑黑的臉龐, 清亮的眼睛含蘊特有的純真,
怯生生的說: [ 加~油~ ]
我接過手, 笑著比大拇指: [ 加油! ] 

我聽到一旁的媽媽們說: [ 年輕人比較有禮貌喔 ]
心裡有一些感觸.

(這裡有些話想說, 如果選手想要創造個人成績,可能會逼近自己體能的極限,
這時候可能連說句話都嫌多, 我抱著遊覽的心態一飽眼福, 輕鬆跑, 才能四處打擾人家,
跑者是很需要被加油的, 即使未出聲答禮, 相應的卻是從心底湧出的力量)







錦卦大橋之前, 約十八公里處,
竟是一段一段看似連綿不絕的上坡, 在最長的那段, 我終於停下來用走的,
此時約一小時47分.
正巧停在一位跑者旁, 照例也要聊個天,
我: [ 哇, 快抽筋了 , 不行了! ]
B大哥: [ 嗯~用走的就好了] 
             [ 我跑馬還沒抽筋過....... ]
             [ (小聲說) 好像有過喔, 金馬的樣子?! ]
             [ 你哪來的?  ]
我說: [ 新竹, 你呢? ]
B大哥: [ 台中港 ]
我:  [ 台中港好像有辦過馬拉松喔~~ ]
B: [ 是啊哈哈 ]

走過上坡, 下坡起跑, 半途遇到一位十幾歲的小朋友抽筋, 非常痛苦,
有一位騎腳踏車的導護阿姨照顧他, 我們停下來,
B大哥: [ 剛剛有一個騎機車(工作人員) 的過去, 妳可以去叫他過來載 ]
導護阿姨回頭看我們的來時路,這段下坡要騎上去也是很陡的 :
[ 可是...我騎的是腳踏車耶 ]
B: [ 嘿嘿...... ] 
約莫認為我們都用跑的, 騎腳踏車應該也不會太難,
不知為何, 我感受到一絲絲的惡趣味~~~
看看幫不上忙, 我們繼續前進, 上錦卦大橋, B大哥就離我遠去.......






此時有一位跑跑停停的C大哥出現,我們互有領先五六次之多,
再一次超越他的時候, 我又忍不住; [ 加油! ]
C大哥: [ 嗯加油 ]
             [ 明天還有一場... ]
我: [ 你有報ING喔?! ]
C:  [ 對啊, 全馬! ]
我: [ 哇, 那要小心一點喔 ]
接下來終於經過最後一個補給站, 我貪吃, 吞了一根香蕉,
補給站大姊: [ 還有三百公尺喔 ] ........
(其實還有一公里......)

再度出發,
C大哥超過我, 也就沒再見過他了........






就這麼一路吃吃喝喝抬抬槓, 我也看到終點線,
開心的邊拍手邊跑過拱門,
聽到有位阿姨說: [ 喔要我們給他鼓勵捏, 好啦給他拍個手! ]
謝謝啦阿姨, 今甘心.


哇哈哈





喔~~要多少練習才能擁有台風穩健, 自然不做作的笑容啊

答案是: 發自內心, 發自內心的快樂就夠了



結語:

成績2h06min, 總名次231, 比上次太馬半馬進步了23min,
可能是氣候宜人的關係, 做不得準.
主辦單位經驗似乎不足, 作業混亂, 
例如跑回終點, 跑者都被拉去做成績登記, 有人拼成績回到終點,
還得手一邊顫抖一邊寫下自己的名字......
路線沒有交通管制, 會有砂石車讓跑者吃灰......

但是原住民的熱情吶喊, 泰雅鄉的明媚風光,
五公里一個的補給站, 如果我沒有自備補給, 也許覺得太少,
但是每個站滿桌的補給品, 令人感動,
因為...

 
這是免費參加的活動, 甚至如果前一晚有參加選手之夜,
還有免費的晚餐, 為促進觀光產業, 相當有誠意了.
 竊冀明年還能繼續舉辦, 今年不要是空前絕後的一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