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2006,我們遇見了生命的變化,

2007,少了一些人,多了一些人。

我們醒著面對生活,睡著了便哭泣

才能知道付出會有多少,有多少人關心

才能想望未來,不失去勇氣

給我母親、如玉
  • 168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輕熟澎湖風





民國九十年五月八號,有一百多個澎湖兵退伍,我們離開住了五百多天的地方 ;
八年後,其中一個澎湖兵回來了。





還好不是回來當兵。






馬公機場

一次帶著三個拖油瓶,身兼導遊之職,
看著已經全然不熟悉的地方,
帶著居然不是回來收假的心情,
先前規劃的行程,真想拋在腦後。





拿著相機,一行四個人六台相機,兩台傻瓜底片,一台萊卡DC,一台理光DC,兩台數位單眼,
簡直是初級攝影課校外實拍,
我們準備抓住單薄的48小時。






住在哪裡,去哪裡玩,選擇的過程,像是一種反省,
看著自己的人生流逝,喜歡的東西越來越少,剩下的卻得忍受下去,
真的是這樣嗎?






至少,我們已經不欣賞緊湊充實的行程了。



『check in 之救國團青年活動中心』


『北環之旅, 通樑古榕』

全團有一半的人沒來過澎湖,甚至出發之前不做功課,澎湖的地圖可能沒看過。
雖然我們一直搞不懂近年流行的六大密徑,北環,南環,
不重要,就算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再來,我們也不當作我倆沒有明天般地拼命玩,

累了, 就休息。





『中屯風車』



好傢伙,這風車居然是天人菊的顏色,
F22,快門1/25秒留下這張照片。



風一直吹,澎湖的樹常常都是長歪的。
風有多大,風車告訴你。




接下來,我們要去沒有樹的地方,瞧瞧海有多大,天有多高。




『西嶼燈塔』




就像是被遺忘的角落,我們很開心,終於沒人管,也不管人,
妳講什麼,沒人記得。

 




『浪之徑,奎壁山』



『想踏浪嗎?』『要退潮時分才能走,一不小心會被困住,只能打119喔!』
『好啊好啊,超酷的!』
  


運氣很好,農曆初二傍晚時分,
恰逢退潮, 退的乾乾淨淨.......................沒有浪。




一個人蹲在樹旁,
我們待在只有一棵樹的奎壁山頭,



很久很久。


在澎湖,植物總是堅韌。
這是我的刻板印象。
下基地時,五德舊機場,偌大的集合場,孤伶伶長著一叢天人菊,
逃過了M60A3戰車,十噸半以及悍馬車的碾壓,那時候偶爾看它還在,很開心。
現在,我知道有人照顧它。


右下角圖,是奎壁山上唯一的植物。



『日新海鮮』
一定很多人跟我一樣,年紀越大越愛吃,
但是仍然討厭吃海鮮,有殼有刺不熟的有魚腥味,一律不吃,
現在,居然吞起口水來了,天哪!
每一樣都很清爽,夏天,誰要吃麻辣鍋。

那個生魚片,真的......不噁心!



『南環之旅  風櫃洞』
來這的原因,跟去奎壁山的理由一樣,
八年前我聽過沒去過,所以現在來瞧瞧......



很薄弱的理由。


我們堅強的攝影團隊,從不因鳥理由退縮,
也不會為了爛導遊,掃了興致。







到底有多認真呢?





大概這麼認真......






當然,她們是獨立自主的新女性,不生公主病!

但是,也有可愛的像公主的一面。







 
『山水之海灘城堡』

最後一天,大夥兒湊在海灘城堡房間的客廳,
笑著說:『這行程真是輕鬆,喝了很多啤酒,哪兒也去不了。』


除了一個未滿三十歲,吵著要去夜釣小管的人抗議之外,
我們原則上贊成這是適當的行程,
歡鬧地決定,這是一趟老人家也輕鬆上手的澎湖行。


 
 
要泡泡澡看看海嗎?

還是上樓在躺椅上登高望遠



其實我們只要看看海,不去想釣不到的小管,哈哈。


喝著啤酒抽著煙,
說說往事,
到了澎湖,



其他能放的就放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